朝聖省思拾掇 之五

文:易天娜

在曠野,祂如鷹展翅

 

鷹是馱負我飛越崇山峻嶺的上主,鷹也是渴望展翅遨翔的我。

曠野經驗,原來是為了淬礪出真正的自由,是生命不斷被淨化的歷程。

走過流奶流蜜、丘陵起伏、翠綠的巴勒斯坦,也走過了約旦河清澈的水源瀑布和若翰施洗的河谷,我們在林神父的引領下,重新反省了生命被洗禮更新的意義,也經驗了門徒們與耶穌相遇後矢志相隨的熱情,更懵懵懂懂彷彿理解了耶穌所啟示的真福與真禍,料想人生從此應該是坦途與康莊大道了吧。

然而,人,何其小信又何其軟弱。我們真的是新約子民嗎?我們真的不是梅瑟帶領著的那群可笑復可嘆的舊約以色列人民嗎?還是,每個人的生命經驗,其實都必須經歷如斯出谷的反覆,才真正堪得天國的賞報?

我幾乎以為這次的旅程是天主專為我這個人量身訂作的。「我看見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痛苦……所以,我要下去拯救百姓脫離埃及人的手,領他們離開那地方,到一個美麗寬闊的地方,流奶流蜜的地方……」(出三7-8

為大部分的朝聖團而言,可能十五天的聖地行程本也就只能是重點走過吧?我們怎麼竟還能去到了埃及境內的西乃曠野、西乃山啊!而原該去體驗的耶穌腳蹤卻也似乎一處都沒有少……真是難為了朝聖旅程設計人林神父,我視他如僕僕風塵的新梅瑟,也看自己好像那走來繞去都走不出曠野和生命困局的舊以民……(但不知他不斷高高舉起的銅蛇,終能教會我學習仰望嗎?)

「你們親自見了我怎樣對待了埃及人,怎樣好似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將你們帶出來歸屬我。現在你們若真聽我的話,遵守我的盟約,你們在萬民中將成為我的特殊產業。的確,普世全屬於我,但你們為我應成為司祭的國家,聖潔的子民。」(出十九4-6

不走過大漠與曠野,不登上處處懸崖峭壁飛沙走石的大山,很難想像這是怎樣一種深情與摯愛。

……怎樣好似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將你們帶出來歸屬我!」在荒漠與崇山峻嶺間,唯有蒼鷹是萬王之王,唯有蒼鷹的幼雛,可以無所畏懼地徜徉於高山低谷。

從離開約旦河谷一路向南,所謂曠野的肅殺與凶險就慢慢從車窗撲面而來。傳說中若翰蟄居、耶穌受試探的猶大曠野,只要不放回二三千年前的時空脈絡去看,也不 去想像在那時代的如此不毛之地討生活的艱困,倒也約略還能感受到山川大地的大器之美。但是一過以埃邊塞,氣氛卻就冷冽緊張起來……從尾隨的警備車到駐車的武裝保鏢,都讓我極不現實如處虛擬實境秀中……我們彷彿就是那逃離埃及後有追兵的以色列百姓……只是路線倒過來了,以色列的富庶與埃及的貧瘠也極其嘲諷地相反於三千多年前……

一直到真正去到西乃山下,置身於那峰峰相連一座座金色發亮的山脈之中,我才逐漸有了真實感,真實的美感,與真實的痛感;彷彿前世記憶般的美感與痛感。出離埃及,自由的空氣讓人欣喜若狂,金色的大地揭示著充滿希望的新生活已然開始……可怎麼走呀走呀,一切就又逐漸變調了……為什麼白天這麼熱晚上這麼冷?為什麼生存如此艱困?為什麼快樂總是那樣短暫?為什麼擁有都只是剎那?為什麼人間的關係如此複雜?為什麼人們總是爾虞我詐不能坦誠相愛?為什麼眷戀安逸竟遠勝過自由的召喚?

摸黑攀登西乃山時,一路我回想著過去「四十年」這些苦痛的生命經驗,究極看來,苦痛明明就是因為我把自己放在了萬有之上,忘掉了注視著將祂自己啟示給我並 馱負我飛越千山萬水的上主,也總是忘掉了信守去愛的盟約,莫怪要有這如篩網濾器的四十年啊。在西乃山頂,向著金色的日出東方,我再次默默許願,我多麼願意 再次重新開始啊!天主給了愛抱怨的以民一次次重新開始的機會,祂也絕對不會吝於再次馱負我飛越崇山峻嶺,如鷹展翅,我也願在祂無盡的愛中,振翅遨翔,悠遊 於自由的天際。

生命,加減乘除之後,又回到了等於。下山後,我彷彿又恢復了天主特選的「司祭子民」「聖潔子民」與「皇族子民」的尊貴與尊榮。

 

回歷年朝聖團分享     回聖地在華辦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