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朝聖隨筆

文:林雅淳姊妹

海邊的凱撒勒雅

朝聖旅程的第一站,我們一行人來到「基督信仰跨越外邦的起點-海邊的凱撒勒雅」,一座由大黑落德王興建獻給羅馬皇帝的海港城市。漫步在古城遺留下的Cardo(大道)、市集、公共澡堂、劇場、賽馬場…中間,雙手觸碰著這些砂土、石塊,眼前雪白捲起的浪花,不斷拍打、沖刷這座瀕臨地中海的羅馬式古城。海的遼闊顯出人的有限,也因海的寬廣,引人勇於航向不可知的未來,及突破限制性的想法。站在這打開大門迎接外邦人進入基督信仰之地,心中有著一份感動,「突破與跨越」是多不容易的事!信仰中對我們不斷衝擊、挑戰的天主觀,像是千年來不停拍打岸邊的海浪,衝擊了當年的伯鐸、保祿;至今仍不斷向我們提問:我的天主有多大?我是否仍似現在,以有限的目光注視這片望不盡的海洋,仍以既有的認知在量度廣大、美善的天主?

納匝肋

來到「加里肋亞之花」的納匝肋山城,踏入救恩進到人類歷史的地方 聖母領報大殿,一座包覆著救恩奧蹟的核心,與疊架在猶太基督徒矩形會堂、拜占庭教堂、十字軍主教座堂遺址上的聖所。清晨靜坐在聖母領報岩洞前的台階上,陽光由狀似倒立百合花的聖殿圓頂透射進來,應和著空氣中傳來的悠揚鐘聲。在這裡與我們相遇的聖母,是位年僅15歲的少女,在卑微、窄小又平凡的住家岩洞中,向上主開放,向上主答覆了「Fiat」,驚動整個人類歷史的大事就此展開,也讓我深深的感受經驗到什麼才是真正的向上主「開放」!

 

斐理伯的凱撒勒雅

位於戈蘭高地區域赫爾孟山腳下的斐理伯的凱撒勒雅,是座建在約旦河河水源頭之一,赫爾孟泉自然保護區內的古城。這裡是水源的高處,清澈透亮的河水,由此層層向下流瀉,匯聚成為餵養眾百姓的約旦河;這也是耶穌從人世間評價的高處走向生命低谷之地。是要對天父、對人有多大的愛情!才會願意在此選擇走在我們前面,將自己傾瀉向下至一種絕對交付、自棄的境地!並在最深的低谷,領我們攀登更高的山峰。

 

大博爾山

輪廓優美的大博爾山,遠望似宣紙上黑墨暈開的山水,有別於巴勒斯坦其他峰峰相連的山脈,獨自的由平地高高拔起,佇立環顧四周。沿著之字形山路來到山頂,在夾道綠樹、花草及十字軍時期教堂遺址的盡頭,是座建在梅瑟、耶穌及厄里亞三個小聖堂上的新教堂,將伯多祿當年渴望搭建的三個帳篷緊緊包覆在內。

 

夏至午後的陽光依舊強烈,將教堂圓頂上耶穌改變容貌的圖像照的光彩輝煌;傍晚用餐後,捧著咖啡閒坐石椅吹涼風,大博爾的夜晚,閒適而寧靜;清晨太陽未起,濃霧籠罩下的大博爾,既靜謐又夢幻卻帶點「今天應該看不到日出的失落」;但接續而來的即是從橘紅轉金黃,照得我們欣喜興奮的東昇朝陽。時序的變化,映照出不同面貌的大博爾,正如圓頂小聖堂壁上的圖像,耶穌曾以嬰孩、建立聖體聖事、成為贖世羔羊與光榮復活等多種面貌在人類歷史中與我們相遇。

面貌發光有如太陽的耶穌,讓「不知道說什麼的」伯多祿,道出了猶太傳統生命經驗中最深的渴望,渴望那曾伴隨他們歷經曠野的約櫃,再度與他們時時同在。今日在大博爾山上的我們,也忍不住要說,這裡真好!能與上主同在,能與被天父改變,容貌光亮如旭日的耶穌時時同在,是生命中最深的渴望!願我們能將這份渴望張顯,讓映在我們每個人身上的耶穌,容貌改變,顯揚出天主父的名,在生活中光榮天主。

 

乃波山

金屬製「高舉的蛇」紀念雕塑,豎立於乃波山上聖所外,猶如瞭望台上的望遠鏡,帶著我們鳥瞰猶大曠野、約旦河谷地等風光。死海夏日蒸騰的水氣加上大近視眼的我,雖辨識不出梅瑟當年視野所及的耶里哥山谷盆地、耶路撒冷橄欖山一帶,卻仍被這觸目所及的景色吸引。這曾是梅瑟觀望的景致,曾是這位一生僅依循上主指示行事,由宮廷走向曠野,從褪下雙鞋踏入聖地,為愛上主願改變自己,不斷自我捨棄的大先知梅瑟駐足之地。面對上主「我讓你親眼看見,但你不能過去」的決斷,年歲已長的梅瑟依舊忠誠、順服的將默黎巴的軟弱與跌倒化成祭品,獻於主的祭台,讓主燒盡所有的意志和軟弱,進入真正永恆的福地。

 

白冷

矗立在白冷小鎮上的聖誕大殿,自君士坦丁大帝興建以來,不斷交替、充斥著破壞、重建與複雜的政教問題。在如堡壘般厚重的圍牆內,及拉丁天主教會、希臘正教、亞美尼亞正教三者相互緊張牽制管理下,守護的是世界迎接救主耶穌降臨的處所,一個寧靜、狹小、悶熱,需要人們微微俯身進入的聖誕山洞。刻著拉丁文「耶穌基督在此生於童貞瑪利亞」的白冷之星,與安放馬槽之處,相對望的分置洞內兩邊,共同迎接道成肉身的小耶穌,一個既可愛又脆弱的小嬰兒。亦如祂的離去,是伸張雙手,將自己完全交付在罪人手中;祂的來到亦是以全無設防、柔弱可愛的小嬰兒面貌和世人相遇,開心的伸出雙手,渴望每位愛祂及祂所愛的人來擁抱、親近,使每位與祂接近的人都能改變。

 

同位於聖誕大殿地下的另一處岩洞,是熱愛聖經的聖熱羅尼莫的工作室及墓穴。白冷,希伯來文原意為「麵包之家」,是天主聖言選擇降生,使之成為我們生命之糧的地方,聖人完成了將聖經由希伯來文譯成拉丁文的壯舉,為最具權威的拉丁文聖經譯本,影響至今。我沒有聖人如此深厚的語言背景,能將聖經譯為他種語言,介紹給不同國度的人們,卻希望因著聖人的提醒「不認識聖經,就是不認識基督」,在生活中不斷與天主聖言對話、接觸,將天主聖言慢慢翻譯轉化為真正能滋養我生命的母語。 

聖母訪親堂

位於耶路撒冷西邊,屬於葡萄園水源地的山城Ein Karem,是聖母媽媽拜訪表姊依撒伯爾之處。斜坡夾道兩旁的葡萄園區及青綠高聳的樹木,迎我們走向這座美麗的訪親聖堂。「新約的約櫃-瑪利亞」曾臨於此處,祝福了依撒伯爾,因著聖神及腹中胎兒歡悅的翻動,共同分享讚頌了上主,並在生活中彼此服務,在信仰上相互提攜。上主的花園是如此美好!祂使每個人、每株植物都是這麼獨特,祂以不同的方式照顧、餵養、啟示了我們,又使我們在信仰的道路上彼此分享、相互扶持,共同往主的方向前行邁進。

 

耶路撒冷

朝聖旅程的尾聲,我們進到由大小石頭堆砌出的耶路撒冷城,也進入了天主救恩計畫的核心地-聖墓大殿,一座隱藏於古老耶路撒冷城鎮建物中,四周環繞著市場、商店、住家的聖所。寬大昏暗的空間裡蘊藏了加爾瓦略山上,十字聖架的苦難與死亡;也包覆了安放耶穌聖體,及復活發生之處的聖墓。透過死亡,耶穌震裂了十字架祭壇下面的哥耳哥達石塊,更扯裂聖殿裡的帳幕,從此讓人與上主間無須再以帳幕相隔。俯身進入聖墓內,眼前這塊曾安放耶穌遺體的石板,曾沁著聖血、透著香料味的石板上已空無一物,這是個空墓穴,是個已無耶穌,卻讓我深刻經驗到耶穌復活的空墓!復活的耶穌已不在聖墓內!卻轉由領受基督聖體的奧蹟進到我們體內,真正與我們血水相容的結合在一起,領我們一起走向生活中的朝聖旅程!

 

回歷年朝聖團分享     回聖地在華辦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