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特拉、死海─ 太歡樂的旅程了

文:Theresa

相信看過「法櫃奇兵」的人一定對那宏偉的神殿留下深刻的印象,那就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為世界遺產的佩特拉。這次朝聖中間神父安排了佩特拉和死海的行程,是我們最往和興奮的地方了。

 

我們的車在約旦境內的黃土曠野奔馳了一天,實在熱的令人發暈,下午行經梅瑟擊石出水處,大家忍不住紛紛去取水,林神父笑說他先喝水,明天如果還在,要喝的人再喝。聽說秋菊信以為真,真的喝了,結果腸胃不適了好幾天。途中休息時,林勸對我說:「讀出谷紀時,對以色列人抱怨沒水喝,還責怪他們對天主沒信心,現在自己體驗了這熱的可怕,又空無一物只有黃土的曠野,終於可以理解以民的痛苦困難了。」我實在也有同感。

 

約旦Petra的夜空藍的出奇的美,高高掛著一彎新月,像極了想像中天方夜譚的夜空。我們下榻的旅館距離佩特拉很近,早餐後林神父、當地導遊帶領我們步行前往佩特拉。約不到五分鐘就到了園區入口,門票約旦幣50元,相當美金75元,聽導遊說這裡一年的觀光客超過200萬,算起來光是門票收入就超過一億五千萬美元。難怪當地看來寸草不生的地方竟然滿山滿谷都是觀光旅館或是高級民宿,而當地的警察局旁還有一大片太陽能發電板。可見觀光對當地經濟的助益。

 

佩特拉在約旦首都安曼以南250公里,幾乎全在岩石上雕刻而成,周圍懸崖絕壁環繞,是約耶穌前一百年阿拉伯民族的一支派 納巴特民族所建,他們因為經商致富,國勢強盛,遷徙至此建立國都。走入園區首先見到兩邊高大紅褐色岩石有許多山洞,規模很大,有的外側甚至雕鑿得有如希臘神廟,導遊說這些都是兩千年前有錢人的墳墓。經過墳墓區就到了佩特拉的入口:一條兩側有高聳岩壁約1.5公里的狹窄通道 「蛇道」,最窄處約只有兩米寬。兩側岩壁紅褐色中夾雜著橘、黃、淡藍、紫及綠色波浪橫紋,很是特別。沿著兩壁鑿有引水道,水是由梅瑟擊石出水的水源引來,一側供牲口、一側供人飲用,梅瑟水泉是佩特拉的主要水源,真是奇妙。通道高聳入雲,只見一線藍天,涼風徐徐,非常舒適。偶而可見岩壁鑿有希臘式小神壇或家廟,代表有錢人對神的敬意和祈求。

 

當走到蛇道盡頭豁然開朗,大家都不約而同屏息靜止了數秒鐘才發出驚嘆聲,眼前景象實在太令人震驚,在岩壁鑿出的巨大神殿已存在兩千多年,實在令人難以想像,神殿高43米寬30米有兩層,第一層巨大的羅馬石柱間刻有神像,上層也有三尊神像,中間頂上雕刻一個罐子,有人認為藏有寶藏,所以神殿就命名「Al-Khazneh意即Treasury寶藏」,其實它是裝眼淚的,因為此神殿是做為納巴特國王的陵寢用的。為了保護古蹟,我們只能在兩米外觀賞,但是已覺得不虛此行。再往內走有羅馬統治的遺跡,寬闊的石板道路,能容納7000人的圓形劇場、還有巨大的皇家墳墓等,我想可能需要三到四天加上爬山的體力才能全部欣賞完這個世界奇蹟。

 

午餐後是最刺激的活動了,我們必須騎驢或駱駝走30分鐘到達停車的地方,騎驢10美元,騎駱駝30美元。看到駱駝那麼高大我實在害怕,但是仁德要我騎駱駝,他說驢到處都有,但是騎駱駝卻很難得。在排隊等候時就有一位先生一直對著我和仁德看,並要我們跟他去,原來他的駱駝一大一小,他是看中了我人小體重輕適合他的小駱駝。騎上駱駝跟隨著牠步伐的脈動上下倒也安穩有趣,我和仁德的駱駝綁在一起由主人牽著,他另外牽著震華的小毛驢一起走,我的駱駝雖然小卻性情急躁,途中要超越林神父的駱駝差點擠傷我的腳。駱駝的主人很喜悅的告訴我們一頭駱駝三千美金,這兩隻都是他的,我騎的這隻只有五歲,言談之間對未來充滿了希望。震華問他一隻驢要多少錢,他說一千五百美金,而且驢很耐操,一次可載重500公斤。他由這些牲口可得到很好的報酬,我心中也為他高興。我以為駱駝高大走得快,但是到達時才知道騎驢的早都到了,圭英說驢跑得很快,她顛簸的差點掉下來,看來仁德的建議是對的。

 

傍晚在乃波山彌撒後,去梅瑟遙望流奶流蜜的福地的山頭看聖地,耶路撒冷和耶里哥都很近,但是因天熱蒸發地面的水氣遮蔽視線,只遙望到死海,我渴望去嘗試浮泳的地方。

 

一早由安曼出發,經由約旦河南通道Allenby bridge返回以色列。首先進入耶里哥,耶里哥是一片綠洲,所以建城9000年以來一直有人居住,真是令人敬畏的古城,隨後又看見了2000多年前匝凱攀爬要看耶穌的野桑樹,它仍然枝葉茂盛,生意盎然,並結有果實,令人稱奇。

 

下午到達死海,我們住的旅館就在海邊,大片窗戶面對死海,美景一覽無遺,非常舒適,旅館右側門框上有一約15公分長的黑色金屬棒,原來是代表以色列的經卷。死海低於海平面422米,在大太陽照射下非常熱,我和仁德到五點比較涼快了才帶上泳鏡、換上休閒裝出發去游泳,在大門口向守衛問路時,他竟堅持開車送我們去,使我們受寵若驚。

 

一到海邊看到海中那麼多人在玩水,心情也興奮歡樂起來,我們走到較遠的水中躺下,真的就浮了起來,水波會緩緩把我們送回岸邊,一再重複如此的浮泳真有趣,又試著划水踢腿,我們玩得像個孩子不亦樂乎。海水溫暖又滑膩,玩了一個鐘頭手腳也沒有脫水的現象,回去前拍照留念,擺姿勢時竟不小心翻過去,面朝下自己無法翻回來,幸好仁德立刻來救我,並把我拉回岸邊,海水嗆進鼻腔及喉嚨,又鹹又苦澀,真是痛苦。後來遇到雅慧,她也有遭遇到如此情況。不過這個痛苦轉瞬就消失了,能在死海浮泳對我這個不會游泳的人來說,真是快樂又新奇的體驗。

 

回到旅館大廳遇到麗桑,他對我說:「楊姐,真是太享樂的旅遊了,我從來沒有如此快樂過,你趕快規劃下一個旅遊吧!」我們相視會心的一笑,真的,實在是太歡樂的旅遊了!

 

回歷年朝聖團分享     回聖地在華辦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