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地之美-記2012年4月朝聖

文:大可

終於排除萬難抵達了以色列特拉維夫!團員到齊後就在林思川神父的帶領下,沿地中海來到凱撒勒雅(Caesarea)。這是耶穌時代羅馬駐猶太地區的總督府所在,是十字軍東征時的重鎮,也是伯多祿開始向外邦人傳福音的開始(宗十∼十一)。對於身為猶太眼中的「外邦人」的我們,格外重要。

加爾默爾山(Mt. Carmel),因先知厄里亞而出名。聖堂是在山頂,由聖衣會擁有,十字軍留下來的人員大部分加入了聖衣會。

納匝勒(Nazareth),耶穌的故鄉,方濟會的朝聖旅館就在聖母領報大殿旁邊;方便我們舉行彌撒及祈禱。大殿旁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聖母像,中華聖母看來格外親切。納匝勒有聖若瑟的家,瑪利亞泉,以及當時生活的博物館,讓我們可以回味耶穌傳道前生活的點點滴滴。特別是林神父提到借餅的故事(路十一5-7);耶穌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有一個朋友,半夜去他那裡,給他說:朋友,借給我三個餅罷!因為我的朋友行路到了我這裡,我沒有什麼可以款待他。那人從裡面回答說:不要煩擾我了!門已經關上,我的孩子們同我一起在床上,我不能起來給你…」

為什麼不能起來呢?因為當時都睡在洞穴,床就在地上;最珍貴的如食物,放在最裡面;然後是需要被保護的小孩,大人睡在最外面;拿食物時會驚動小孩。看了博物館後一目了然 --- 朝聖是活的聖經,是第五部福音; 一點都不為過

五餅二魚堂,伯多祿首席堂,配著林神父精選的聖經橋段,似乎神遊當時情景。之後乘船遊加里勒亞湖(Sea of Galilee),船上升起中華民國國旗及唱國歌,可說是朝聖外另一高潮!船主學伯多祿撒網捕魚,可惜毫無所獲。近年發現了一個耶穌時代的古船,結構幾乎十分完好,再度驗證了歷史。

往東北越過約旦河就來到新約中著名的斐理伯的凱撒勒雅(Caesarea  Philippi)(瑪十六13-19)(路八43-48)。為什麼這麼多城市名叫 凱撒勒雅」?無非是向凱撒效忠,示好;有如台灣到處都有中正路一樣。清澈的泉水令人心曠神怡。接著來到戈蘭高地,以色列在六日戰爭後佔領此區後一直視為軍事重地。軍人們將廢棄的戰車零件做成可愛動物,不禁讚美這些巧手。下午來到加納(Cana)婚宴堂,彌撒中十三對夫婦重發婚願誓詞,是歷年來最多的一次!少不了許多的感觸及熱淚。更重要的是這是耶穌在世時行的第一個奇蹟由水變酒之處。

葛法翁(Capernaum)可說是耶穌除了耶路撒冷外,駐足最多的地方了。我們到了伯多祿的家,參觀並舉行彌撒。猶太會堂遺跡更令人回味當年耶穌在此的光景。科辣匝因(Chorazim)是聖經裡遭耶穌詛咒的城市之一,可能在第四世紀被毀滅。在遺跡中最值得一書的就是相傳所謂的梅瑟寶座(瑪二三2)。拍個照做做一分鐘的梅瑟。

美麗的真福八端堂就在加里勒亞湖邊的一個美麗的小山丘上。看著美麗的湖景,咀嚼著山中聖訓,同時品嚐著伯多祿魚」,不亦樂乎!伯多祿魚其實就是台灣的吳郭魚;當年由吳,郭兩位引進台灣而得名。

下午來到聞名的大博爾山(Mt.  Tabor),白天遊客熙攘;過了六點門一關,只有我們一團人在,真像一個小避靜。美麗的夜景最適合靜默祈禱,許多人都有了touch!大博爾山真美!難怪令伯多祿流連忘返。每個人都似乎感受到耶穌顯聖容的轉變,本團的張弟兄也在凌晨決定皈依基督!

大博爾山清晨六點的彌撒,錯失了觀賞日出的機會;但是彌撒中日光由彩色孔雀玻璃中射入,真有隱喻耶穌顯聖容的情景。之後下山沿約旦河北通道入境約旦,來到了約旦河東的伯達尼耶穌受洗地。只見那來自世界各地的成群信徒,浸入河中受洗;好不壯觀!

下午來到希臘正教的聖喬治堂,保存了拜占庭時代馬賽克的中東地圖。乃波山 梅瑟俯視上主預許他後裔之地,交代遺言,與去世的地點(申三四1-5);有一象徵銅蛇的標記。

佩特拉(Petra),是BBC電台評為世界上最值得參觀的古蹟,騎駱駝有如印地安那瓊斯在聖戰奇墓中,在相傳梅瑟被放逐的米德陽奔馳,也算是一項獨特的經驗。

由約旦河南通道再返以色列直奔谷木蘭(Qumran),1947年發現死海卷軸後聲名大噪。此地氣候的乾熱也許是卷軸可以保存許久的一大原因。最新的資料認為這些卷軸是屬於一靈修團體所撰,洗者若翰也可能曾經是這團體的一員。

下午住進死海旁的Resort,享受死海浮泳的樂趣。浮泳很簡單,但是要能起身就要有強力的腹肌以克服浮力,否則很容易翻轉。當眼,口沾到超鹹水也是死海一大經驗。林神父很貼心,在一周充實而疲憊的朝聖旅途中,給了我們一個難得的break

來到耶里哥(Jericho),可說是現存最古老的城市(七千年),是一綠洲城市,現歸巴勒斯坦管轄。看到了相傳匝凱爬過的那一棵樹(路十九),在耶穌善牧堂舉行彌撒。午餐後坐纜車到耶穌受試探山。

伯達尼(Bethany)在福音中出現多次(路十38-42;若十一;十二1-8);在拉匝祿復活堂舉行了彌撒。耶穌在世時居住於伯達尼時,每日經由橄欖山麓的貝特法革(Bethfage)進入耶路撒冷。堂裡有一塊石頭,據說是耶穌登上騎驢駒之處。

白冷(Bethlehem),這個耶穌誕生的地方;現在也是巴勒斯坦控制區。一大早在聖誕大殿的馬槽舉行了彌撒;大殿裡有耶穌誕生地,三王來朝,等等。在白冷,天天是聖誕節---因為彌撒都可用聖誕經文及歌曲。不遠處是聖母哺乳山洞,傳說聖母在這裡給耶穌餵奶,滴下了幾滴。洞中白石粉末據說有治不孕症及其他疑難雜症之效。聖堂邊小室貼滿了各地寄來的感恩見證。堂中一幅若瑟帶著聖母及小耶穌逃離黑落德的追捕,頗為傳神。

牧羊人原野,相傳是人們最早聽到耶穌即將誕生的地方;聖誕夜時,人們會來到此處慶祝。大黑落德堡就在附近小山丘內。不得不佩服他的建築長才,不過主要還是用在他個人的享樂和誇耀文治武功。上堡是一人工開鑿的圓錐體,包括皇宮及環狀軍事建築;下堡則是首府行政中心。

聖母訪親堂,位在耶路撒冷西邊的山城艾殷卡陵(Ein Karem)。堂內有塊石頭,相傳是洗者若翰嬰兒時,為躲避黑落德士兵屠殺白冷新生嬰兒時的藏身之處。村外有一聖母之泉,相傳是聖母訪親中途歇腳之處。由聖母訪親堂下山,便可達洗者若翰堂,相傳這即是匝加利亞的家。中午由教宗請客,在教廷開的Notre Dame 旅館午餐,環境十分優雅,此處的冰淇淋不錯。下午就進耶路撒冷城了!

西牆,以前稱為哭牆,是撒羅滿聖殿剩下的最後一片牆。因為政治,宗教分隔及種種歷史原因,聖殿無法蓋了。男女分開參觀也是猶太傳統之一。

聖墓大殿是每個人朝聖的高潮,也是各教派最熱門的景點。任何活動都需要排時間,人潮太多,以致聖墓遊行有點亂糟糟的,拜苦路也是一樣。好在林神父已經先打了預防針:因為苦路在商業區,兩旁小販仍然照常做他的生意。

再加上其他教派及伊斯蘭祈禱麥克風干擾,更是亂上加亂!我個人倒是頗有感觸,在世界各地朝聖者拜苦路中,有林神父及我們卅多位團員用中文唸天主經、聖母經;已經是恩寵了。況且我們所走的是考據後耶穌真正的苦路。

耶京的參觀景點簡直是讓你的心靈吃到飽,來不及消化。橄欖山的主哭耶京堂,耶穌被捕山洞,瑪利亞之墓,耶穌升天堂,天主經堂,革責瑪尼莊園,由斯德望門(獅門)進老城,石鋪地,聖安納堂,貝特匝達水池,耶穌受審堂,鞭刑堂,達味博物館,達味之墓;還有熙雍山的聖母安眠堂,雞鳴伯多祿堂,等等。

最後一天早上去聖殿山;經過重重關卡,看到了一個曾經是猶太人最神聖的地方---撒羅滿聖殿,現在卻是圓頂清真寺,各宗教都認為它是聖地,不僅是宗教問題,也是政治問題。有趣的是廣場樹下到處可見伊斯蘭婦女在查可蘭經,林神父說她們認真的程度是我們要效法的。

下午去約培(Jaffa),看到以色列靠地中海的漂亮城市;參觀了伯多祿堂,法王聖路易九世率第六次十字軍東征時也駐紮過這裡。接著就帶著飽飽的心靈打道回府了。

後記:

能來到聖地是恩寵,有善牧帶領朝聖是更大的恩寵。十字軍東征時,許多方濟會士隨行,法王聖路易九世本身就是方濟會士;造就了今日聖地有許多方濟會管理的修院,聖堂,及朝聖旅館。林神父又是不可多得的聖經學博士,不論由神修或旅遊觀點,能追隨林神父朝聖都是華人基督徒的福氣。

 

回歷年朝聖團分享     回聖地在華辦事處